热刺的未来,阿森纳的现在
失落的热刺前锋凯恩一个巨大阴影,正开始笼罩托特纳姆,静默,且看似无害。但这个阴影,很可能会吞噬掉热刺这个俱乐部。刚结束的北伦敦德比。热刺完败。比赛结束之后,两队排名,无非是英超第10和第11,标准的两支中游球队。过去20多年。热刺都把北伦敦近邻敌手,当作自己追赶的对象,并在温格执教后期,有了明显攀升乃至反超的迹象。可是这场北伦敦德比的溃败,尤其对方阿森纳以青年军出战,核心球员还是本队培养出来的年轻好手,这更是对热刺信心的一种深度的挫伤。今天的热刺眺望未来,考虑的肯定不仅是压制阿森纳,而要具备真正的欧洲乃至国际竞争力。阿森纳三连败后,拿下三连胜。20年前的阿森纳,状况也有些相似,只是当年阿森纳瞄准的对象,是曼联。热刺20多年的变迁,和大股东刘易斯、俱乐部的二股东主席列维、以及前后的波切蒂诺、穆里尼奥和进球传奇凯恩密切相关。然而放在一个更大的足球历史背景下,尤其考虑到不同时代的职业体育经济环境,你会发现,热刺为未来而耗费巨大时间和经济成本,修建的新球场,未必会是他们最优的解决方案。现代足球起源于伦敦,1863年,英格兰足总就在伦敦组建,现代足球许多规则,都在伦敦诞生。不过职业足球前半个世纪的运营,与伦敦无关。一直到1931年,才有阿森纳作为第一个伦敦俱乐部,夺取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,在那之前,职业足球完全被英格兰北部、西北和中部地区的工业化城市俱乐部控制。热刺新帅努诺。劳工阶层的劳工运动,让职业俱乐部也都具备劳工阶层属性。之后阿森纳以及热刺和切尔西,都取得过非凡成就,但利物浦——曼彻斯特的西北地区,才是英格兰职业足球最发达地区。到了80年代,英国经济发生了重大转向,撒切尔夫人主义的推行,强迫英国经济主动转型,伦敦的中心化程度越来越高。这也是伦敦职业足球走向兴旺的大时代背景。在此之前,只有阿森纳跻身英格兰足球传统三强。伦敦当然与众不同。人口更稠密、更国际化、更加便利的国际沟通条件、更多商业化和市场营销机会,又有着全球领先的媒体聚集。这些都是职业足球在伦敦综合竞争力提升的环境原因。不过硬币的另外一方面,是伦敦事事都很贵。阿森纳在上世纪90年代,就决定要启动新球场计划,古典而优雅的海布里,只有38000人容量,没法跟当时容量已经超过6万的老特拉福德相比。奥巴梅杨滑跪庆祝。在那个年代,职业足球竞争的基本法则,还是人头经济,不管现场门票收入,还是后来在多次媒体变革后形成的收视率流量数据,归根结底,都是人头。阿森纳用了10十年心血,为新球场付出当时3.9亿英镑成本。一个现在看来不算太可怕,但当时天文数字一般的成本。阿森纳拥有了一座至今世界领先的球场,可他们在球场上的竞争优势,却不复存在,并且不断被此前的身后对手反超。新球场当然不是错误战略决策,在那个年代,新球场甚至是当时唯一正确的选项,否则阿森纳永远没法和曼联竞争。同一时期,温格给俱乐部带来了整体现代化改变,但是到2006年新球场启动后,他在专业训练、足球哲学、营养调理。转会市场等多方面的领先,逐渐被竞争对手蚕食。更要命的是,新球场建立之时,正是整个足球职业环境的经济游戏规则彻底改变之时——阿布收购了切尔西、新球场起来之后两年,阿布扎比收购曼城。热刺的未来该怎么走?足球俱乐部的竞争力不再以人头经济为基础。阿森纳门票收入哪怕能翻三番四番,他们还是没法跟寡头或者主权基金的财力抗衡。这就是切尔西和曼城,在20年来成长超越、并且在欧洲实现领先的最根本原因。阿森纳在很多微观管理这方面犯了很多错误,然而许多错误也可能是因为周边环境压力而造成的。太多被动选择,在管理学范畴内,都属于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。如果在大面上观察,那3.9亿英镑修建的新球场,也是阿森纳整体竞争力无法恢复2002-2004高峰期的最核心原因。微观管理上的一些细节操作犯错,任何一个俱乐部都会有,但微观管理的得失,都不足以改变周边环境。热刺正走在阿森纳曾走过的路线上,10亿英镑的新球场,集合成本到底有多高。难以想象。如果这个球场目前被认为是欧洲最现代化的超级球场,但却只能包容一支英超中游球队的话,挑战豪门可能性还有多高?